当前位置: 首页 > >

一条流浪狗

说它是流浪狗,因为它被主人卖给了贩子,又侥幸半路出逃。那买它的贩子不甘心白白损失 好几十块钱,三番五次拿迷药丢给它吃,可它实在聪明,有一次居然把上了麻药的骨头叨进 一块菜地埋了起来,那贩子见状很是绝望,便死了心。 主人那里是回不去了,它东躲西藏,没过许久,就在我家的柴垛后头产下了四只小崽, 它也就把那个角落当成了自己的家。母亲都是爱孩子的,每逢有人从那经过,花狗就摆出一 付拼命的架式,姐姐怕它伤了别人,就偷偷了扔掉它的宝宝,它呜咽许久。 四只小胖狗呀!巴掌大的,舍不得丢,丢出去也是饿死。孩子的姑姑这样告诉我。 我回去的时候,看到这只花狗正趴在家门口的空地上,安祥的晒着太阳。它真是瘦得没 有狗样了,毛是那样的黯淡,皮紧贴在身上,腿细得像棍子,只在两排胁骨历历可数。 谁家的狗呢?瘦得吓人! 没人家要的,野狗,不知怎么中意这了! 能来也是缘分!也是条小命呢! 怜悯之心油然而生,我把手中的馒头掰了一块给它,小花狗一跃而起,叨起馒头直着脖 子吞了下去。 婆婆瞧见了,马上叮嘱我,自家的狗还没喂呢! 怪可怜的,再这样饿下去,不知能撑几天?说着,我又丢了一块下去。 婆婆有点生气了,她节俭了一辈子,我的行为在她眼里简直就是在败家。 我无奈的把刚掰下来的那块馒头重新填进嘴里,小花狗蹲在我的脚边,两只眼睛吧嗒吧 嗒的望着我。 慢慢的跟它熟了,它总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守在大门口探头缩脑,激起我们家的白狗一阵 狂叫。夏天雨多,我总会在雨夜里把门开条缝,让它钻进牛棚有半席安稳之地。 花狗的个头虽然不大,胆子却不小。也许,它是知道狗仗人势的道理,每次路过别人家 门,都会有别的家狗蹿出来警告它的非法身份,可它不愿做一条夹着尾巴讨生活的狗,它总 是一跃而起,啮牙咧嘴的狂叫着,凶悍的扑上去,许多人打它,咒骂它,可它依然倔强的维 护着它的尊严。常见它瘸着腿跑回来,伤口往外渗血,还有一次它的伤最严重,两只狗合力 把它的眼睛咬坏了一只, 它的头顶、 眼眶和下巴上还有好几个血窟窿。 伤口没过几天发了炎,

往外流着脓血,邻居们惧怕它的丑陋模样,都劝我把它卖掉。那些日子,它常偎在我脚边, 我轻轻的拍着它的脑袋,用烧酒给它洗伤口,又把云南白药洒在它身上,它一直半张着嘴巴 忍着痛,低声的呜咽。那些日子里它瘸一条腿在我脚边蹦来跳去,当它仰起布满创口的脑袋 和我对望时,仅存的那只眼睛大而明亮,而另一只眼眶里干涸的脓血一直流到下巴上。 幸运的是,它的伤口没过多久就恢复了,眼眶里的脓血渐渐消退干净,眼睛也重新闪亮 起来。我很惊奇又很兴奋,很多邻居也感到不可思议,那段时间都在议论狗的眼珠倒底能不 能再生。有次我买菜回去,还没进家门,就见一只大狗朝我冲来,我大声的唬它,小花狗从 垛边飞快的蹿出来,和大狗咬做一团,它真的很勇敢,大狗落荒而逃。正好那天家里改善生 活,我把炖好的鸡扯下一块来喂它,又抚摸好几下它的头。它把肉含在嘴里,很受用的半眯 着眼睛瞧我, 我叹了口气, 已是深深的知道, 虽然它不是我的唯一, 而我已然成为它的支柱。 家里原来的狗是绝不允许它进院子的,一瞅见它就拼命的叫,小花狗好像也知道自己寄 人篱下,总是垂下高傲的脑袋顺从的走到一边,不再顾及尊严。有时,它也会回咬几声,但 是低沉疲倦的叫声里头少了许多往日的气势。我在柴垛后头给它搭个简单的棚,又找了只小 碗给它盛饭,很替它担心,怕人家把它打死,也怕人家再把它弄走,每天清晨一开门,只要 有它在脚边摇头摆尾的闹上一阵,心里特踏实。 很多时候,它是和我形影不离的,当我去园子里采摘蔬菜,它总会在离我不远的空地上 跳跃打滚,只要我呼唤一声,它马上放弃玩耍,像一阵风,刮到跟前,摇着脑袋,晃着尾巴, 殷切的看着你的眼睛。 截止去年冬天,它已在我家的柴垛边度过了大半的时光。有个亲戚来说,想把小狗带回 家去养着,我虽是有些舍不得,但也同意了,心想着毕竟人家是要它看家,总比我这里风餐 露宿的强些罢。我一再叮嘱那人,要好好待它,他也信誓旦旦应承下来,还没过半个月,那 家的孩子来玩,我问起小花狗的情况,他说已经卖了,一百多块钱呢。我很怜惜,也感到悲 衰,更为自己的轻信怒不可遏,可是,它毕竟已经不在跟前了,我的心血、我的爱怜、和它 对我的信任,通共加起来不值两百块钱。




友情链接: 经济学资料 医学资料 管理学 大学文学资料 大学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