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从“人肉搜索”看公民隐私权的保护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从“人肉搜索”看公民隐私权的保护 作者:周红梅 来源:《群文天地》2009 年第 05 期 从 2001 年的“微软陈自瑶”事件以来,“人肉搜索”四个字正式登上了“网络中国”的历史大舞 台,尤其是在最近的这几年里,“人肉搜索”更是愈演愈烈,风靡程度丝毫不减当年。2006 年的 “女子虐猫事件”、“铜须门事件”,2007 年的“钱军打人事件”、“华南虎事件”,2008 年更是堪称 “人肉搜索年”,网友们乐此不疲,各个人物、事件,你方唱罢我登场,将整一个 2008 年闹得 轰轰烈烈的,好不精彩。年初是“网络暴力第一案”的“死亡博客事件”,然后有“保罗国际”的“天 价理发事件”,紧接着是汶川大地震期间的“Die 豹”和“辽宁女”事件,到年末还有“桂雪玉道歉 事件”及“李铭佳侮辱周总理事件”。这些“人肉搜索”的典型案例,无一不是在网络上疯狂地叫 嚣着走过,然而留给人们的,除了那些嬉笑怒骂的文字、符号与图片,还应当有更为深刻的警 醒与反思。 在“人肉搜索”继续着它势不可挡的超年龄、超身份、超地域、超时间的地毯式搜寻时,从 网络到报刊到电视也几乎同时进行着一场大范围的思考与辩论,其对象自然是这引起轩然大波 的“罪魁祸首”——“人肉搜索”。谁也不能一锤定音式地表示“人肉搜索”之是与非,它虽有诸多 不合适之处,但也自有它存在的价值。 “人肉搜索”从它所反映的最表面化的信息,即网络上公布的事件当事人各方面的资料来 看,且不说网民们公开资料的本身及其目的,光论网民未经同意私自公开他人资料这一行为本 身,便构成了对他人隐私权的侵犯。事实上,在网络化时代,由于网络媒介的强势、网民数量 的剧增、网络信息的过于公开导致的公民隐私权得不到保障这一状况,由来已久且不得纾解, 而“人肉搜索”无疑使该问题愈加趋于白热化。 一、“人肉搜索”及网络化时代的言论自由 “人肉搜索”是“人肉搜索引擎”的简称,顾名思义,是一种类似于电脑搜索引擎的信息搜索 机制。根据百度百科对其的定义:人肉搜索,就是指利用现代信息科技,变传统的网络信息搜 索为人找人、人问人、人碰人、人挤人、人挨人的关系型网络社区活动,变枯燥乏味的查询过 程为一人提问、八方回应,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声呼唤惊醒万颗真心的人性化搜索体验。 “人肉搜索”不同于 Baidu、Google 等利用机器自动化收集网络信息的电脑搜索引擎,而是 单纯通过人工参与来获取各种信息答案。换句话说,就是经由他人之手来搜索自己利用机器搜 索引擎所搜索不到的东西。“人肉搜索”最早源于猫扑网,从猫扑论坛上的搜索流程可以知道, “人肉搜索”一般是有人发帖提出问题,然后其他人在看到帖子后,通过各种方式寻找问题的相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关信息并力求准确,再以跟帖的形式发出来,然后提出问题的人可以综合所有的回答并加以筛 选,最后锁定所需要的正确信息。 从广义上来看,“百度知道”、“QQ 问问”、“新浪爱问”、“雅虎知识人”等问答社区都可以 算做是“人肉搜索”的范围之内。而狭义的“人肉搜索”一般是指在广大网民集中的网络社区,网 民自发参与追查某一人物、事件的背景资料及相关信息,并对该事情或者任务关联的真相与隐 私进行查证,最后将其公布在网上的一种机制。这便是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人肉搜索”。 而“人肉搜索”得以铺天盖地席卷每个角落,则得益于广大网民的响应和参与。互联网的广 泛性与隐蔽性使网民免于现实生活中的种种限制与约束,从而自由地发表意见和进行交流。就 如曾广泛流传的一幅漫画所说的:“在网上,谁也不知道你是一只狗。”而这种自由,在“人肉 搜索”上,首先则表现为人们在网上任意张贴他人资料、公布他人信息,而无需顾忌被人知晓 或遭人报复;其次,针对某些特定的人或事件,网民们往往极容易基于个人情感对其大加指责 或抨击,甚至变为大规模的网上“通缉”或者“追杀”。然而这些建立在虚拟基础上的言辞与“行 为”带着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并不理智,且偏于只言半语,不能全面掌握事实真相。所以, 这种网络的言论自由经常会剑走偏锋,转而演化成无营养的口水批斗甚至网络暴力。 二、隐私权的保护与网络的开放性 1890 年,美国著名学者萨缪尔·D·沃伦及路易斯·D·布兰戴斯在《哈佛法学评论》发表了 《论隐私权》一文,首次提出“隐私权”这一概念。此后,随着学术界对隐私权作为一项独立权 利的承认与认可,以及对隐私权研究的发展与深入,隐私权在立法和司法的实践中亦逐步得到 规范与保护。隐私权最初仅限于民法上侵权行为法的一个概念,随着公民自我意识的日渐强 势,隐私权作为一项独立的人格权被大多数国家明确纳入宪法体系,甚至以单独的法律法规形 式出台,使之得到立法上的保障。此外,英美法系的国家在很大程度上也通过判例、法官解释 等为公民隐私权的保护提供依据,而大陆法系的国家则更倾向于用肖像权、名誉权、一般人格 权等概念来代替隐私权的适用。 二十世纪以来,国际上对隐私权的重视也在各种条约、公约中逐渐体现出来,《欧洲人权 公约》、《美洲人权公约》等区域性条约以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权 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世界人权宣言》等国际性人权文件均对隐私权有不同程度的保 护。《世界人权宣言》第 12 条规定:“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信不得任意干涉。”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 17 条又规定:“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 任意干涉,他的荣誉和名誉不得加以攻击。人人有权享受法律保护,以免受这种干涉或攻 击。”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我国对隐私权的研究起步较晚,现行法律中对隐私权尚无明文规定,只是在《中华人民共 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法律中借由人格尊 严、肖像权、名誉权等零散的形式对隐私权间接地予以保护。而我国作为《世界人权宣言》的 缔约国,同时又是《经济、社会、



友情链接: 经济学资料 医学资料 管理学 大学文学资料 大学哲学